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校园小说  »  纯情的高三女学生
纯情的高三女学生

纯情的高三女学生

楚江市,傍晚七点半,江浩满身大汗,气喘吁吁的跑进了濠江酒店,敲响了8026的房间大门,手中握着一整盒的杜蕾斯。
  十几分钟前,同班富二代刘岩给他微信转了一百块钱,让他去买一整盒套子,并送到濠江酒店。
  一盒套子才几十块钱,剩下的几十块都是江浩的跑腿费,这对于迫切需要钱的江浩而言,无异于天大恩赐。
  半个月前,女友方晓就知会过自己,说想去吃楚江新开业的一家米其林,但江浩一打听,最少也要一千多。
  “加上这几十,已经六百多了!”江浩抿嘴笑了笑,眼角全是幸福。
  方晓不计较自己穷,她想要啥,自己当然要满足她。
  不过就在这时,房间门被拉开,江浩那甜甜笑容却僵在脸上,甚至表情茫然,因为开门的,正是他殷切惦念的女友,而且此时的方晓,浑身只围了一条浴巾。
  “晓……晓晓你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江浩彻底蒙了,看着手上一整盒的套子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  “你……你怎么在这?”方晓又急又恼,挥手给了江浩一巴掌,“你他妈跟踪我?”
  江浩正要解释,突然从房间里传出了男人的声音:“是我让他来给我送套儿的,别说,这小子为了几十块钱,还真他妈卖力哈哈……”
  说话的正是刘岩,此时一脸讪笑看着江浩,一只手搂住了方晓的腰。
 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江浩简直要气炸了,现在什么都不用解释了,江浩又不是瞎子,自然明白两人发生了什么,他真想给方晓一巴掌,“方晓,我对你那么好,你竟然这么对我?”
  事已至此,方晓也无所谓了,盘起胳膊道:“对我好有个屁用?我要的是钱,你有吗?我让你带我去吃顿米其林,都半个月了,你连个屁都不放,你看看人家岩少,不光带我吃饭,还送我包包,你再想想你?土鳖,乡巴佬,我就是跟你玩玩,谁知道你他妈还当真了!真有意思。”
  江浩闻言,简直怒不可遏,他不敢想,自己一心一意对待的人,原来只是这么看自己?
  土鳖?乡巴佬?原来自己在她心中只是如此形象啊。
  刘岩闻言也笑了笑:“嘿小子,现在知道了吧,这个世界上,有钱才是王道,只要你有钱,女人恨不得跪舔你,谁像你?连个备胎都不够格!”
  刘岩一把抢过了江浩手中的杜蕾斯,“嘭”地一声关上了门。
  隔着门,江浩听到房间里两个人的对话。
  “哎呀,着什么急?那傻逼还没走呢……”
  “艹,我管他走没走的?穷逼,这辈子也就配给我买个套子,来,今天给他开个荤,让这傻逼听个响儿……”
  门外的江浩,手指甲都抠进了掌心。
  他突然觉得刘岩说的对,自己受到这般羞辱,不就是因为自己穷吗?
  江浩望向窗外,这两天几乎整个楚江市的街头巷尾的广告牌与LED屏,甚至是老百姓的茶余饭后谈资,都是那人。
  沈豪庭,海外华人首富,个人的资产数千亿,据说其背后的沈氏家族控制了小半个欧洲,传闻不久后,沈豪庭就会来楚江市投资。
  果然有钱好啊,哪怕与你不认识,都会有人主动来舔你。
  江浩甚至不住的心想:要是自己有朝一日,也能有那般的财富,或许就再不会有人看不起自己了。
  江浩悲愤的离开了酒店,漫无目的地走在路上。
  可没走出多远,江浩的手机就响了,是个陌生的号码。
  “喂,你好,请问是哪位?”
  江浩话音刚落,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一个颤抖的声音:“浩儿,我……我是你爸爸呀!”
  “我爸?”江浩有些生气,他父亲可是从他一出生就死了,保不齐是谁的恶作剧呢,“我还是你爸呢!”
  电话那头闻言,似乎有些哭笑不得,继续道:“浩儿,我真是你爸爸,我叫沈豪庭,你抬头看看那广告牌,那就是爸爸!”
  江浩抬头看了看,那的确是沈豪庭,海外华人首富,但怎么可能是自己爸爸呢?
  肯定是恶作剧!
  “我真是你爸爸,当年爸爸为了出国继承家族家产,才留下你们母子的,等爸爸回来想接你们出国的时候,已经找不到你们了……哎,都是我的错,你妈还在恨我,不过儿子你放心,从今以后爸爸一定会弥补你的……”
  虽然对方这么说,江浩还是不相信,接着他就听到:“爸爸先给你打过去二十个亿,回头还会让在楚江的下属找你的,你到时候有困难找他们就可以了,但是……”沈豪庭叹口气,“但是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还要保密,否则爸爸这么多年的心血就都白费了,希望你能理解爸爸;还有,你也不要和你妈妈说这件事,她现在肯定也还在恨我吧……好了,爸爸有点事,有空和你聊……”
  对方直接挂断了电话,江浩仍旧感觉莫名其妙,更是没敢当真,但就在他准备收起手机的时候,突然来了一条短信。
  【您的工商银行储蓄卡转入2000000000元……】
  江浩看着短信,彻底懵逼了,脑子一片空白。
  难道刚刚的电话,真是海外首富沈豪庭打来的?他真是自己父亲?
  为了验证真假,江浩忐忑的走进了一旁的一家银行的自助提款机,他一口气取了十万块,最后看着取款机上那十位数的数字,人再次傻眼了。
  原来一切都是真的,原来自己真的是海外华人首富沈豪庭的儿子!
  江浩的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自己跟母亲吃苦受罪这么久了,看来苦尽甘来了。
  江浩正激动着,手机再次响了起来,这次竟然是江浩的好哥们张杰。
  “江浩在哪呢?”电话一接通,张杰就忙不迭的说道,“快来学校东街的九龙巷餐厅,就差你了!”
  “九龙巷?”江浩有点诧异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那个九龙巷可是大学城附近最贵的一家餐厅了,平时普通消费都要几百块的,张杰虽然家里条件还不错,但也不至于奢侈到这种程度。
  张杰恩了一声,有些兴奋道:“今天我舅母过生日,我舅母高兴,就了媛媛一笔钱,所以她想请大家好好搓一顿。”
  张杰所说的媛媛,名叫周媛媛,是张杰的表姐,周媛媛家里条件挺不错,人也漂亮,就是性格有点古怪。
  因为大家都在楚江大学读书,所以平时通过张杰,江浩也总接触这位表姐,江浩听说,周媛媛现在的母亲是她的继母。
  不过人家请客,自己跟着去吃饭干嘛,江浩想开口回绝,不过张杰似乎是铁了心的让自己去的,江浩最后也觉得自己要是不去,似乎折了哥们面子,只能打车过去了。
  九龙巷餐厅,江浩一进门就看到了在门口等自己的张杰,后者很热情,直接领着他去了二楼的一间包厢。
  这包厢不算大,坐着一男三女,男的是江浩的好哥们季学明,女的则是周媛媛和她两个好朋友。
  江浩一进门,似乎就感觉屋子里气氛不太对,季学明看江浩的目光也显得不太自然,而周媛媛则更是和自己身旁的短发女生噗嗤对笑了一声。
  “咋了?你们怎么怪怪的?”张杰见几人的表现,皱眉头问道。
  季学明撇撇嘴,小声道:“杰哥,你还不知道吧?老江和……方晓分手了。”
  季学明说的很隐晦,但张杰还是吃了不小的一惊,大叫:“江浩,真的假的?你刚刚怎么没和我说啊?你对方晓那么好,你们怎么分手了?”
  江浩还没开口,一旁的周媛媛就傲然的哼了一声:“得了吧,什么分手了?他是被人家给踹了,刚刚丽丽都给我们看方晓的朋友圈了,人家刚发了自己和你们班一男生的亲密照,还是在床上拍的呢。”
  “呵呵,舔狗舔狗,一无所有,这话可不是白说的!”周媛媛混不吝的嗤笑道,“江浩啊江浩,不怪我说你,自己什么条件不知道吗?穷的叮当响,还想泡方晓那种人?你这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!你有今天,都是活该!”
  第二章 丢人了
  “媛媛!”张杰抬高了些调门,说道,“现在江浩心里肯定难受的很,你还说这种话,是不是有点过分啊?”
  周媛媛不以为然,冷笑道:“我说怎么了?我说的有错吗?他就是个屌丝,也不好好想想,方晓长得也不赖,凭什么看上他?还真以为是爱情啊?傻逼才相信爱情!”
  周媛媛倒是丝毫不掩饰自己对江浩的鄙夷,其实方才自己张罗吃饭时,听到张杰偏要叫上江浩,她就已经十分的不痛快了。
  仗着自己家里条件还不错,周媛媛心中压根就没把江浩放在眼里过。
  周媛媛顿了顿,继续说道:“哼,人家打电话叫你,你就过来,连点骨气都没有,出来蹭吃蹭喝有意思吗?算什么男人啊?”
  江浩的脸通红,他过去虽然穷,可也不是没有尊严啊,对方这么说自己,他就是根木头也受不了。
  张杰更是觉得过意不去,毕竟是自己叫江浩来的,自己表姐这么说人家,他的脸面都没了。
  张杰气呼呼的起身,正想和自己表姐理论,却听到江浩低声说了句:“要不……今天我请客吧。”
  江浩的话让在场的人都一愣,张杰皱了皱眉头,他自然无比清楚,江浩家境很不好,平时虽然打一些零工,但十块钱有九块五都花给方晓了。
  平时他请哥几个随便吃点面条都没钱,更不要说今天是在这九龙巷了。
  “呦呦呦,我不是听错了吧?呵呵有些人说大话都不嫌腰疼!”周媛媛冷笑一声,鄙夷的对江浩道,“还你请客,你以为这是哪啊?这是九龙巷,吃一顿最少一两千块,你能请得起吗你?穷逼,你以为你爸是沈豪庭啊?”
  “那我爸要真是沈豪庭呢!”江浩一脸认真的望着周媛媛。
  他这话,先是让屋子里安静了好一会,接着周媛媛就齐齐和她身旁的短发女生噗嗤笑了起来。
  “哈哈……丽丽你听到没有?他说他爸是沈豪庭,我看他是没睡醒就出来了吧?穷逼真是穷的发疯了,什么话都敢说……”周媛媛笑着道。
  那短发女生更是笑的直捂肚子:“哈哈,他爸要是沈豪庭,那我爸还是玉皇大帝呢……这世界上怎么有这种人?”
  江浩有些无语,自己说的是真话,可对方只把自己当成个笑话,他看了看张杰和季学明,这两人此时也一脸无奈的直摇头。
  我爸真是沈豪庭啊!
  江浩真想把这句话喊出来,但他知道,就算自己再怎么解释,又有谁能相信呢?
  “我……哎……”
  江浩话到嘴边,又默默咽了回去,因为他突然想起父亲的话,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。
  算了吧,你们爱信不信吧,你们又如何会知道,自己嘲笑的是什么样的人物。
  不要说在这里请客吃顿饭,自己只要愿意,就是买下这九龙巷都轻轻松松。
  “哼,你什么你啊,你穷本来就不对了,胡思乱想就更不该了。”周媛媛瞥了眼江浩,大喊道,“服务员点菜!小丽、君婷你们想吃什么,随便点,今天我爸给了我五千呢。”
  江浩看了眼张杰,他知道自己这好兄弟已经是左右为难了,其实他现在很想一走了之,但那只会让张杰脸上更加难堪。
  服务员拿了菜单,让了一圈,所有人经历了方才的事情,都没心思点菜了,只有周媛媛身旁的短发女生姚丽丽,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一口气点了一大堆:“我要吃这么、这个、还有这个……”
  大家伙倒也没在意,结果等到上菜的时候,周媛媛才微微脸色有了变化,心想:这菜怎么这么多啊?
  不过也只是一瞬,她便不在乎了,反正自己今天可是带了五千多块来呢,就算再怎么吃估计也够用了。
  吃了一会,姚丽丽又瞧了眼菜单,点了几瓶不知什么牌子的红酒。
  直到吃完饭,众人才好像从刚刚那尴尬的局面中反应了过来似的。不过江浩自始至终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两口。
  “老江,要不你再吃两口吧,我看你都没吃两口。”张杰有些于心不忍,在江浩耳边道,“我姐就那人,你甭在意。”
  周媛媛冲着张杰撇了撇嘴,又不屑的看了眼江浩,冷笑道:“服务员买单,桌子也撤了吧!给你机会不吃,还以为有下顿啊?”
  张杰顿时不满的看向周媛媛,周媛媛此时却是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,心说我就是看这屌丝不顺眼,你能把我怎么样。
  江浩扯了扯张杰,他当然不想因为自己,让张杰与自己亲人之间闹得有隔阂,何况他是真的不想吃这顿饭。
  很快,漂亮女服务员走了进来,满脸微笑道:“美女您好,您总共消费一万五千八百四十,请问您是刷卡还是现金?”
  女服务员此言一出,不单单是周媛媛,几乎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  “你没算错吧?怎么这么多?”周媛媛不敢置信的问道。
  服务员皱了皱眉头,将消费清单递给了她:“您刚刚消费的菜品总共是五千二百四,剩下的都是酒水的支出,您身旁的这位美女刚刚点了两瓶法国进口红酒,单瓶的价格是五千三……”
  嘶……
  服务员话说完,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,纷纷侧目看向姚丽丽,一副埋怨的表情。
  毕竟刚刚都是她点的菜,红酒也是她要的,怎么连价钱都不问一下?
  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这红酒这么贵啊。”姚丽丽满脸歉意,“我以为就一两百块一瓶的呢……那个媛媛,对不起啊。”
  周媛媛媛叹口气:“对不起有个屁用,哎,我兜里可就五千块钱!”
  周媛媛媛满脸通红的看着所有人,最后目光落在江浩身上,咬咬牙,心说今天真是倒霉,竟然在屌丝面前出丑了,简直太丢人了。
  不过周媛媛媛更发愁的是,这一万多的窟窿该怎么补呢?
  周媛媛媛红着脸,说道:“你们谁带钱了?要不你们先替我垫上吧,回头我再还你们,我……我今天的确没带那么多钱。”
  “除去五千,可是还有一万多呢,我可没有啊媛媛,一分都没有……”姚丽丽赶紧哭穷,脸都侧到一边去了。
  其他人纷纷掏钱,另一个名叫君婷的漂亮女生凑了半天:“媛媛,我就七百多了,这是我这个月所有的零花钱了。”
  张杰和季学明也就凑了一千多块,张杰又和朋友借了几百块。但即便如此,仍旧是杯水车薪。
  最后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江浩的身上。
  “老江,你……你带钱了吗?”张杰红着脸问道,虽说他也清楚,江浩能掏出钱的可能性几乎为零,但还是问了一句。
  可江浩还没开口,周媛媛就抢先一步道:“得了吧,他看他那土鳖样,像是有钱的样子吗?问他你还不如问问门口要饭花子呢!”
  江浩看了看周媛媛,默默将伸进书包的手又抽了回来。
  那饭店的服务员看着这几分,默默叹口气,脸色一沉:“怎么,你们不会是买不起单吧?美女,别怪我没提醒您,还没有人敢在这里赖账呢”
  “不不不,不是赖账。”周媛媛赶忙解释,“我只是没带够那么多钱而已。”
  周媛媛当然不敢赖账,她可是听说过这九龙巷的老板是个狠人。
  曾经有个大学城的混混来这里找事,结果不但被打断了手脚,还被老板扔进了监狱。
  周媛媛可不想落得那样的结局,此时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。
  就在此时,女服务员用对讲机小声说了些什么,很快三个壮汉就直接堵在了包房的门口。
  “那就给你们家长打个电话好了,请赶紧凑齐剩下的一万块钱。”女服务员严肃道。
  “不不不,不能给我爸打电话,他要是知道我一顿饭吃了一万多,非得和我那个后妈打死我的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周媛媛的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惶恐,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了,“要不我给你们打个欠条吧,求你们宽限我几天吧……”
  “欠条?呵呵亏你想得出来。”女服务员冷冷笑了一声,看了眼门口的三个壮汉,三人立刻心领神会,直接闯进包房就要拖走周媛媛。
  但就在此时,一个声音传来,直接叫住了几个壮汉:“等等!”
  第三章 偶遇班长
  几人停住脚步,纷纷看向江浩,女服务员冷笑道:“怎么,你想给她付钱吗?”
  女服务员上下打量了一番江浩,心想就这么一身破烂,他要是能付得起钱才怪呢,估计是想拖延时间而已。
  “我……我没钱。”江浩又看了眼张杰,“要不你看看微信吧,和谁再借点?”
  江浩的话一说完,那女服务员顿时狠狠瞪了眼他。
  周媛媛看江浩的眼神也越发的鄙夷起来了,怒道:“江浩,你他妈故意的是不是?我还以为你有钱帮我买单,没钱你他妈说什么话啊?想往死里玩我是不是?”
  周媛媛几乎把所有怒火都倾泻到了江浩的头上,但江浩却看都不看她,只是示意张杰看一看手机。
  张杰有点好奇,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顿时都惊呆了。
  不知道什么时候,江浩竟然从微信上给自己转了一万块钱。
  “你……”张杰吃惊的想问这钱是哪来的。
  江浩摇摇头,示意他不要说话。
  江浩不直接拿钱,无非是不想再和周媛媛有什么瓜葛,这是他第一次帮周媛媛,也是最后一次了。
  而且全是看在张杰的面子上。
  “你们到底有完没完?”女服务员冷哼一声,“浪费时间!”
  说罢,壮汉便又要拉走周媛媛。
  “等等,等一下,我同学给我转钱了,我这就付钱!”张杰赶忙道。
  张杰赶紧去把钱转了过去,确认到账以后,女服务员鄙夷的看了眼众人,才转身离去。
  众人松了一口气。
  “杰哥,今天多亏你了!”季学明拍了拍张杰的肩膀说道。
  “就是的,张杰你真厉害,关键时刻还得是你挺身而出!”那许久没吭声的姚丽丽,说道,“不像某些人,关键时刻帮不上忙。”
  姚丽丽的话分明就是在指责江浩。
  缓过神来的周媛媛,此时更是直接冲了过来,抬手对着江浩就是一巴掌。
  “喂,你干嘛!”张杰都要怒了,冲着周媛媛咆哮起来,刚刚要是没有人家,现在你还不知道什么下场呢!
  其他人见状也是一惊!
  “我干嘛?张杰我告诉你,以后这种废物少他妈带出来,丢人就算了,关键时刻差点害死我知不知道!”
  周媛媛越发鄙夷的瞪着江浩,继续道:“哼,刚刚眼睁睁看着我要被人带走了,他可好,连个屁都不放,亏他刚刚还吃了我请的饭呢,赶紧给我吐出来!穷逼,我抽他都是轻的!”
  张杰听到周媛媛这话,气的要爆炸了,心说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啊?
  江浩能掏出一万块钱,估计那是他身家性命了,人家用命救了你,最后你就这么回报人家?
  “你他妈说的是人话吗?”张杰怒吼着,还要继续说什么,却猛的被江浩拉住了。
  “张杰别说了。”江浩摇摇头,他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自己的秘密,今天不过是情况有点特殊而已。
  张杰不服气的看了看江浩,他似乎明白江浩这么做就是不想让别人知道是自己掏的钱。
  纠结了好半天,张杰才算压住了火气,狠狠瞪了一眼周媛媛,拉上江浩扭头出了九龙巷。
  “妈的,你护着这种狗比干什么?让他去死了算了!”周媛媛仍旧火气未消,“呵呵,你爸不是沈豪庭吗?你他妈也真敢说……”
  一直到了外面,张杰气的猛一脚踹翻路旁垃圾桶。
  “老江,你刚才咋不让我说啊?”张杰咆哮道,“她也就是我姐,放在别人,我他妈大嘴巴抽死她!”
  江浩拍了拍张杰肩膀,连说没事。
  他知道周媛媛是哪种人,以后离远点就是了。
  “不过……”张杰突然疑惑道,“老江,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啊?那可是一万块钱啊。”
  江浩被问的一愣,方才自己只想如何解围了,倒是忘了想怎么解释这钱的来路了。
  自己要是说攒的,张杰铁定不相信。
  那就说捡的?
  江浩想到这,正要开口,电话突然响了,又是个陌生号码。
  该不会又是自己老爸吧。
  “喂。”
  “少爷您好,沈先生让我转交给您一些东西,您看方便的话,我给您送去?”
  电话那头是个女人,声音充满磁性,很柔和很优雅,估计声如其人。
  江浩想了想,说道:“算了吧,你在哪告诉我,我去找你吧……”
  对方迟疑了一下:“要不我在大学城附近的凯皇酒吧等您,您看可以吗?”
  江浩点点头挂断了电话,扭头看了眼张杰,拍拍他肩膀:“哎算了,这件事过去了,我还有点事,晚点回去。”
  张杰满腹疑问,只能点点头:“那钱等我凑一凑,很快就还你。”
  “嘿嘿,再说吧这事,我先走了!”
  在路边拦了一辆车,江浩直接走了,至于钱的事,他压根就没想要过。
  十几分钟后,出租车停在了凯皇酒吧门口。
  凯皇酒吧是大学城附近最大,也是消费水平最高的一家酒吧。
  江浩过去就总是听班里的富二代同学们来这里消遣,但自己却来都没来过。
  在楚江大学,甚至是整个大学城里,能来这种地方消遣一次,都算是可以吹嘘很久的事情了。
  江浩迈步正要进门,突然听到身后有人叫了自己一声。
  “江浩?你怎么在这?”
  那是个女声,江浩一回头,就看到足有六七个男男女女,正站在自己身后。
  为首的女生一头金发,一身淡蓝色Zara牛仔装,脚上蹬着一双路易斯威登的黑色短根皮鞋,整个人很漂亮,也很时尚。
  但就是看江浩的眼神,有些轻飘飘的。
  “班长,你们也来玩啊。”江浩微微笑了笑,“我在这里约个人见面。”
  这女孩名叫刘思雅,是江浩的班长,身后的几个人里,也有几个都是江浩本班的同学。
  “什么?”刘思雅捂嘴笑了笑,“你?约人在这里见面?开什么玩笑,麻烦你抬头看看这是哪,凯皇酒吧,这里随随便便的一次消费,比你半年生活费还多……”
  “哦对了,你不会是在这里做兼职呢吧?”刘思雅眼神更加鄙夷了几分,说道,“也是,就你那个条件,的确也就是端茶送酒的命了,好好干吧,省的女朋友再被人撬走了!”
  刘思雅的话一说完,她身后的几个人便都捂嘴笑了起来,一个个一边低声议论着,一边对着江浩还指指点点的。
  “哈哈,也不知道他自己知不知道,方晓和刘岩都高调去开房了!”
  “怎么会不知道?你没看刘岩朋友圈都说了嘛,自己套没够,他还是让江浩跑腿去给买的呢,刘岩还真损哈哈……”
  “那能有什么办法,谁让他穷的,被人甩了还有心事出来干活,不是穷还是什么?”
  江浩听着几个人的议论,脸色微微红了,心里有些不舒服,但他不屑于和这些人解释什么。
  因为解释也是徒劳,语气白费口舌,不如等有一天,父亲当众承认自己身份,那时候这些人还敢这么放肆嘲笑自己吗?
  “我先进去了。”江浩不再理会那几人,直接迈步走进了酒吧里。
  “艹,穷逼,怕一会真被咱们拆穿就走了!”刘思雅身后,一个戴着耳钉男生见江浩进门了,啐了一口,“这种人活该被绿,穷屌丝一个。”
  “呵,还不愿意承认,就他那样,能来这里简直都算荣幸之至了,我看一会咱们就让他给服务好了。”刘思雅坏笑道,“我看他到时候还有什么话说。”
  此时的酒吧里,已经来了不少顾客,多半都是附近的学生,有些吵闹。
  江浩正要拿出手机给那女人打个电话,突然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。
  “江少,您好。”
  江浩一回头,目光陡然一凝,因为他的身后,赫然站着一个容貌堪称极品的女人。
  女人五官精致无比,一头棕色卷发平添了几分妖娆。
  “你好。”江浩还是头一次和这么漂亮的女人近距离接触,有些拘谨,“请问刚刚是你打电话给我的,对吧。”
  女人点点头,伸出右手:“我叫叶芸婕,是沈先生让我找您的,以后您在楚江有任何问题,找我就可以了。”
  叶芸婕请江浩坐下,服务生先上了两杯白水,接着她又点了两杯红酒。
  女人脸上始终挂着一丝微笑,她掏出了一块手表:“江少,这手表是定制品,上面有家族徽章,以后您出入任何沈家产业,只要出示一下手表,便可以享受最顶级待遇。”
  江浩看了眼,表盘上果然有一个金黄色的龙形徽章。
  江浩发现,叶芸婕也戴了一块手表,只是龙形徽章小得多,还是铁褐色的。
  叶芸婕笑了笑:“江少,您佩戴的金黄色徽章手表,在沈家,代表最高的黄金等级,其次是白银、青铜和褐铁,而向我这种外人,能在沈家拥有这种等级,就已经是万分荣幸了。”
  叶芸婕意味深长的笑了笑,继续道:“江少,或许在您看来,这个世界上,福布斯排行榜上那些巨富们就已经很了不起了,但您不知道的是,在沈家面前,他们连个屁都不算,沈家的强大,是颠覆您的想象的存在。”
  “这么和您说吧,在这个世界上,您只要还活着,就在和沈家打交道!”叶芸婕笑了笑,“举个例子,哪怕是这小小的凯皇酒吧,背后不也是有沈家的影子吗?”
  第四章 六万一瓶
  女人的话,让江浩有些吃惊,如果连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大能都比肩不了,那么自己的家族,究竟是多强大啊?
  “抱歉。”叶芸婕突然打断了江浩的思绪,“我去一下卫生间,您请稍等我片刻。”
  江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望着叶芸婕的背影,仍旧无比好奇,自己父亲,以及沈家,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  就在江浩沉思的时候,他肩膀却突然被人轻拍了一下,那是个服务生打扮的青年,此时急的满头大汗。
  “哥们,能帮我把这沓啤酒送到那桌吗?我,我这有点内急……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
  江浩微笑点点头,人有三急,况且这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。
  江浩拿着啤酒,直接送到了不远处的一桌,送完,他正准备回去,却又被人叫住了。
  “江浩,你不是说你不是来打工的吗,怎么还给人家送酒啊?呵呵,谎言别拆穿了吧?跟我撒慌有意思吗,幼稚。”
  说话的人,正是刘思雅,此时正一脸得意的看着江浩。
  “我是帮人送过来的,那个服务生去卫生间了。”江浩如实的说道。
  “你就吹吧,呵呵,都被我撞见了还不承认!”刘思雅鄙夷的说道,“何况你就是承认又怎么样?你那么穷,能来这种高档酒吧做兼职,比应该感觉庆幸才对,你没必要和我们攀比,你算什么东西啊,也配和我们比。赶紧去,给我拿一沓啤酒去,要三百二的德国黑啤。”
  江浩心中无奈,回道:“我最后说一遍,我不是这里的服务生。”
  江浩转身就要离开,却猛地被刘思雅拉住,对方有些恼羞成怒,呵斥道:“你还真是给脸不要脸,我现在就让你去给我拿酒,你去是不去?”
  刘思雅语气中满是威胁的意味,作为同班同学,江浩当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如果今天自己真的招惹了她,回头在学校在班里,她指不定会如何针对自己呢。
 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江浩重重叹了口气,扭头去了酒吧前台,提了一提啤酒送到了刘思雅那边。
  隔着老远,江浩就见那几个人,在冲着自己指指点点的发笑。
  江浩假装没看见,平时在班里的时候,这几个人就是出了名的刁钻怪癖,不管是自己还是其他人,都不愿意招惹上他们几个人,因为一旦招惹上,就一时半会的甩不掉。
  所以江浩放下酒,就准备离开。
  但就在这时,那个耳钉男生却突然叫住了他:“等会!江浩,你刚刚不是说自己不是服务生吗?那怎么还来给我们送酒呢?哈哈,你这个人还真有意思,明明自己就是个下等人,还不愿意承认,怎么,给我们服务,你觉得掉价是不是?”
  “呵呵,掉价不也得服务吗?”刘思雅在一旁补刀道,“谁让他穷呢?穷逼,看到我们竟然就像躲开,就像我们愿意看到他一样,你以为你是谁啊?”
  江浩有些不高兴,挑眉看了看几个人,说道:“我最后说一遍,我不是服务生,我是来这里玩的,你们爱信不信,我犯得着哄骗你们?”
  江浩抬腿要走,但还没等迈步,刘思雅就猛地起身,抬手对着江浩就是一巴掌,嘴上更是吐沫横飞:“臭傻逼,给你点脸了是不是?你他妈跟谁说话呢?”
  那耳钉男生也愤而起身,指着江浩的鼻子怒骂道:“就是的,你他妈再说一遍试试,我他妈弄你啊,下等人就要有个下等人说话的样子,你还想翻天吗?”
  江浩脸上火辣辣的,如果刘思雅不是女人,他此时早就一巴掌抽回去了。
  江浩瞪着刘思雅,但刘思雅却压根没当回事,冷笑一声,继续挖苦道:“怎么不服气?呵呵,你他妈还想装个逼,就你那又穷又屌的死样,也敢说是来这里消费的?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?这里可是凯皇酒吧,老娘喝这一杯酒就他妈一百多,你那穷屌丝样,你能喝的起吗?”
  “不不不,他不是喝不起,他这辈子都喝不起。呵呵……”耳钉男生冷笑一声,直接倒了一杯啤酒,但却往里吐了一口吐沫递给了江浩,“来,给你个机会,喝了吧,喝完这杯酒,你下半辈子都有的吹嘘了,这可是德国黑啤,好几百块一瓶呢,哈哈……”
  男生的举动,顿时让在场的几个人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,他们讥讽的望着江浩,笑容越发嚣张、灿烂。
  江浩目光阴沉的望着那几个人,他不明白这些人有什么可以张狂的,就因为自己家里有几个臭钱,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?
  或许在过去,这的确是他们嘲讽自己的本钱,但现在江浩只觉得这些人太幼稚,也无可救药。
  突然,一个声音打断了几人的放肆笑声:“您好,您的酒醒好了,请问打开吗?”
  几个人的笑声戛然而止,寻声望去,就看到此时一个一身西装的中年人正站在一边,面带微笑望着几人。
  这人显然不是服务生,而是酒吧的经理,而在他的托盘里,赫然摆放着一瓶红酒,和两只酒杯。
  这本无可厚非,众人没当回事,但那耳钉男生,在看到那红酒的一刹那,顿时眼神一凝。
  “这……这是罗曼尼康帝?”耳钉男生瞪大了眼睛,一副吃惊的模样,“这酒他妈六万多一瓶,谁……谁点的?”
  这男生家里就经营着红酒生意,自然知道这酒的昂贵和高端。
  “啊?这么贵?”刘思雅一听到男生的话,也是一脸错愕,惊呼道,“真的假的?”
  男生点点头:“废话,我们家就是经营酒庄的,我还能不知道,不过这……这是你点的?”
  刘思雅赶忙摇头,又看了看同来的几个人,几分纷纷摇头。
  耳钉男生见状,眼神中不由得多了一丝失落,他还以为这酒是刘思雅点的,虽然他也觉得可能性不大,但心中还是有那么几分小小的希冀。
  毕竟这么贵的酒,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喝过,他心想:这自己要是能来上一杯,估计以后在自己的圈子里都有的吹了。
  但他也只能想想,最后无奈的摇摇头,对那经理苦笑道:“对不起,你送错了,这酒可不是我们点的。”
  几人面面相觑,以为就此这经理就该走了,他们也正好看看,究竟是何方神圣,点了这么一瓶酒。
  不过那经理闻言却发出了一声冷笑:“不好意思,我刚刚没有问你们。”
  几个人闻言又是脸色一红,纷纷四下看了看,耳钉男生心说:这附近就我们这几个人,你没问我们,难不成还能是在问江浩?
  呵呵,那个穷逼怎么可能点得起那种酒呢。
  想到此,耳钉男生不由得嗤笑得看向江浩,不禁讽刺道:“喂,赶紧给人家让路,还傻站着,你以为人家是在说酒是你点的啊。”
  耳钉男生话音刚落,就见那经理冷冷瞥了自己一眼,淡然道:“没错,这酒就是这位先生点的,怎么,你有意见吗?”
  江浩闻言也愣了愣,随后才想起来,刚刚叶芸婕是点了酒的,只是一直都没有上来,却不想,竟然是这么贵的酒。
  随后这中年经理,向着江浩微微一躬身,毕恭毕敬的说道:“先生,您的红酒醒好了。”
  中年经理的一句话,顿时仿佛一记重磅炸弹在几人心中爆炸了似的,无论是那耳钉男生,还是刘思雅,在听完对方讲话的那一刻,整个表情都因为震惊,而显得有些畸形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三匹文学] 回复数字29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心中更似被猛锤了一下似的,久久不得平静。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耳钉男生良久才算消化了那份惊愕,似是有几分瞠目结舌,又带着几分不甘心的妒忌,对那经理道,“哥们,你确定是他点的吗?这小子就是个穷屌丝,他怎么可能点的起这罗曼尼康帝?你肯定是认错人了,这么好的酒,可别让这傻逼给糟蹋了!”
  回过神的刘思雨也赶紧点点头,补充道:“就是的,我和这个人认识,他穷的饭都要吃不起了,你说他能点得起这好几万一瓶的红酒吗?肯定是搞错了,我这是好心才劝你的。”
  其他几个人闻言纷纷点头表示认同。
  反正在他们的认知框架里,无论如何是都不可能接受,江浩这样的人,竟然点了几万块红酒这种事情的,除非是太阳打西边出来。
  这几个人像是生怕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似的,极力的想要否定这件事。
  但这几人越是如此,那经理脸上的讪讪笑容就愈发的明显。
  “这种事我不需要你们提醒。”经理脸色暗淡几分,继续道,“倒是你们,未免太狗眼看人低了吧?”
  经理崇敬的望了眼江浩,心中苦笑,心说你们这些凡夫俗子,简直可笑的不能再可笑,你们可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吗?也敢如此嘲讽他?
  他将酒递到了江浩的面前,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三匹文学] 回复数字29,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微微躬身,才敢离开:“您请慢用。”
  这一切,简直让刘思雅等人目瞪口呆,他们一个个好像是生吃了蟑螂似的,脸色难看至极,心中除了震惊,更多的则是翻江倒海的妒忌。
  那耳钉男生更是拳头攥得紧紧的,自己家境这么好,都从未喝过这种昂贵的酒,凭什么他一个穷屌丝能点的起?
  刘思雅更是脸都红透了,刚做的美甲几乎抠进肉里,虽然她和江浩并没有什么仇怨,但是此时她就是无比的憎恨江浩,恨得咬牙切齿。